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死了没法爱
发布时间 :2007-05-15 浏览次数:28

 

最近KTV里风行一首歌《死了都要爱》,歌词写的真是痛快淋漓、荡气回肠:

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一分一秒,都美到泪水掉下来,不理会别人是看好或看坏,只要你勇敢跟我来。爱,不用刻意安排,凭感觉去亲吻相拥就会很愉快,享受现在,别一开怀就怕受伤害,许多奇迹大家相信才会存在。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死了都要爱,不哭到微笑不痛快,宇宙毁灭心还在。穷途末路都要爱,不极度浪漫不痛快,发会雪白,土会掩埋,思念不腐坏。到绝路都要爱,不天荒地老不痛快。不怕热爱变火海,爱到沸腾才精彩。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我的感受只可用四个字来形容:惊心动魄,然后就不可遏制地爱上它了。每次K歌必点此曲,于歇斯底里的“喊唱”中感受“淋漓尽致的痛快”。当然,痛快之后必然喉痛两天,真个是“痛并快乐着”。但是,虽然喜爱这首歌,心里不免又有感慨:“如此美丽的爱情,恐怕只能在歌里存在吧?”

一日翻阅《读者》,看了一篇记叙胡适博士和才女曹佩声爱情往事的文章,文中记叙,1923年,还在杭州师范学校读书的曹佩声与胡适发生了爱情,两人诗文相和,甚是相得。胡适本欲与曹佩声相偕连理,然发妻以死相胁,只能做罢。后又因时局动荡,两人数次擦肩而过,都不得见面。1948年底,内战正酣,胡适到上海探望曹佩声,留下一句“等我”,就飞到海峡对岸,从此天各一方。曹佩声给胡适的信中写道:“鱼沉雁断经时久,未悉平安否?万千心事寄无门,此去若能相遇说他听:朱颜青鬓都消改,唯剩痴情在。”

后来,曹佩声终生未嫁,1973年,她在孤独寂寥中离开人世。临终前曾要求将自己埋葬在安徽绩溪的一条公路旁,那是通往胡适家乡上庄村的必经之路。曹佩声希翼有一天胡适归来时,能在自己的坟前驻留片刻。可是她哪里知道,海峡对岸,胡适早已死去了整整10年!

看毕掩卷叹息:真是痴情的女子,爱了一生,等了一生,等到“发雪白”、“土掩埋”,死了还要等那份无望的爱情,真真是“死了都要爱”!

曹佩声的爱情正如歌中唱的那样凄美而悲凉,然而这样的爱固然美丽却并不让人羡慕,别个不说,那坚持一生的累就不是一般人受的了的,更何况等到最后不过是一场空罢了。记得前两年看过一个报道,有个黄姓女孩,因为男友在打工的大厦意外身亡,悲伤至极,三天后也从大厦顶跳了下去,追随男友而去,媒体称之为现代版的梁祝。这样的爱情也是凄美的,女孩是希翼死了也能爱,然而在另一个世界里,她还能找到那双温暖的手吗?

今年的情人节,满大街依然是一对对幸福的情侣,他们手持鲜花或者气球,脸上写满了幸福与甜蜜,天气不甚好,然而他们的心情很好。看着他们,我的心也不禁温暖了起来,是呀,在这个猪年里,愿每一对情侣都做一对恩恩爱爱的幸福小猪,在现世里相拥相爱,享受温暖的怀抱和微笑的眼神,因为大家都知道,死了没法爱。至于《死了都要爱》,KTV里一起唱吧。


教务管理系统 | 科研管理平台 | 实验室管理系统 | 视频资源共享课 | OA办公系统 | 邮件系统 | 学工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