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高校科研领域女性人力资本价值实现的障碍分析
发布时间 :2007-05-15 浏览次数:21

 

摘要:本文针对女性人力资本在高校科研领域实现值低于男性的现状,分析并说明了高校科研领域女性人力资本价值实现的障碍性因素,认为女性人力资本价值在高校科研领域的实现过程中,个人选择变量(主要是婚姻家庭)和社会选择变量(主要是学问传统)共同起作用。

关键词:女性;人力资本;科研业绩

    女性是人类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女性的社会地位是衡量一个社会发展水平和文明程度的重要尺度。妇女的社会地位,不只体现在政治、经济、法律、学问或家庭方面,而且也体现在科学技术活动方面,即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科学技术职业的发展应该重视和提倡妇女的科学地位,亦即对妇女平等参与科学技术活动应享有的权利给予敬重。

一、女性在科研领域的基本情况

    女性是我国人力资源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大学女教师为例,1950年全国高校的女教师只有2139人,到1981年,在全国高校任教的女教师已达62496人,增加了29.21倍,到1993年,全国高校女教师增加的速度更快,已达119683人,比1950年增加了55.95倍,占全国高校教师总数的30.86% [1]同时,有很多女教师已成为各高校的学科带头人和国内外知名的专家。

    但是,目前妇女在科研领域远未达到与男性科学家同等的地位,而且,越往科学界高层,女科学家的比例越小,属于女性的科研领地“含金量”不高,专业技术人员中的女性研究员只有4.1%和20%,代表我国当代最高学衔的两院院士中,女性只占6.4% 。[2]总起来说,男女科学家在成就、地位、声望等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或不平等。从高校女教师的职称结构来看,女教师职称结构的金字塔特征表现得十分突出。以1993年为例,普通高校专任女教师占教师总数的30.86%,其中女教授、女副教授、女讲师、女助教、女教员分别占同职称总人数百分比为12.01%、21.93%、32.89%、41.38%、36.93%。可以说,女教师所占比例同职称成反比,职称越低的教师中女教师所占比例越高,如助教、讲师;职称越高的教师中女教师所占比例越低,尤其是教授、博士生导师中的男女性别比例更是相差悬殊。[3]

    二、女性人力资本在高校科研领域实现值低于男性的现状

科研是高校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教师拓展专业常识,深化学术研究,提高教学质量,更新和改造常识结构的途径。平均来说,女科学家的科研成果低于男性科学家,女科学家发表的科研成果数量仅是男科学家的一半到2/3,这就是所谓的科研“成果之谜”。[4]

    在科学家的实际学术生涯中,其成功或地位的取得与多种因素相关,如个人机遇和努力、家庭与社会背景、工作环境等。科学家地位的分层可以说是个人选择与社会选择共同作用的结果。而在这一系列的作用过程中,女科学家常常遇到来自社会和个人的多重障碍,处于明显的劣势地位。她们的价值往往得不到平等的实现,因而限制了她们的职业发展和成就取得。作为高校科研人员,女性教师在工作职责,研究资金,升职以及雇佣条件等方面都无法享受到与男性同等的机会,女性的科研地位远低于男性,其中原因是多方面造成的。

三、女性人力资本价值在高校科研领域实现的障碍性因素分析

所谓人力资本就是人类自身在经济活动中获得收益的能力,这种能力主要指劳动力质量。本文所涉及的人力资本是投资于女性的人力资本投资及其价值的实现。笔者把影响女性人力资本价值在高校科研领域实现的原因归结为个人选择变量(主要是婚姻家庭)和社会选择变量(主要是学问传统)。

1.女性受缚于社会与家庭中所承担的双重任务,面临突出的角色冲突问题,限制了女性人力资本价值在高校科研领域的实现

    事业与家庭之间的矛盾关系是现代职业女性角色冲突的焦点。传统社会只赋予女性以家庭责任,她们只能是配角;但现代社会的职业女性追求自己独立的事业,希望和男性一样充当一定的社会角色。在这样的处境下,许多职业女性往往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令她们进退为难。社会中所说的“女强人”就常常陷入难堪的选择之中。因此,角色冲突是困扰职业女性的一个重要因素。

    目前在高校科研领域的女性除承担较重的家庭责任外,她们同时在努力追求自己的事业,并有所成就。但操持家务和抚养子女总会对女性的职业生涯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由于与社会地位相关的角色不是单一的,而是多重的,或者对处于同一地位的人来说存在着“角色丛”,它涉及到一系列的社会关系。女性既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又要承担繁重的家务劳动,还要关心子女的生活、学习和成长。当女性具有较强的事业心,而且在能力、学术等方面并不亚于甚至强于男性时,如果仍然一味地要求女性做出自我牺牲,其结果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使女性处于事业与家庭都要兼顾的超负荷状态,最终因不堪重负而挫伤女性的进取精神;另一种是导致家庭矛盾增多,夫妻感情恶化,使女性在事业上增加沉重的额外心理负担。于是,社会性成就与家庭生活就变成了“鱼和熊掌”的矛盾,一个使得女性的社会人价值和女人价值上不能重合的矛盾。

    此外,女性与家务劳动有着不解之缘。目前大多数双职工家庭的家务劳动主要是由女性去承担的。繁重的家务劳动的确耗费人们的时间和精力,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女性的科研成就。繁琐而耗时的家务劳动,常常使女教师对科研工作望而却步,业余学习和进修提高的时间不得不被挤掉,影响到女教师的职业生涯。    一名优秀的科研人员每天的工作时间决不止8小时,乃是“10小时、12小时,甚至更多”。可是家庭和社会的双重任务,分散了女性在科研过程中的精力和创造力,客观上成了妨碍女性科研进步的“绊脚石”。这些,直接阻碍了她们在科研学术上的成功。

2.传统的学问观念,抑制了女性的探索和创造精神,限制了女性人力资本价值在高校科研领域的实现

    传统上,科学研究被看作是男人的职业,女性很少能够进入科学研究领域。据有关调查,女教师无论从论文的累计篇数还是论文发表的层次质量来看,都远不及男教师。

妇女被排斥在科学研究之外,主要就是由传统的学问观念所造成的。中国是一个以儒家学问为传统学问核心的国度,“男尊女卑”的观念在中国历史上延绵了千余年,并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方面。与此相适应的社会分工方式便是“男主外、女主内”,它强调妇女对男人的从属性。男性是社会的中心,“男子对妇女的绝对统治乃是社会的根本法则,”[5]因此,妇女没有独立的价值和地位可言。表现在角色希望上,社会对男性和女性所赋予的角色希望不同,社会希翼男性刚强自立,希翼女性柔弱温顺,这种角色希望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两性的行为。在实际生活中,男性的事业成功率高于女性,因而,取得事业的成功常被看作是男性的专利,这似乎已成为某种社会定势。正是由于社会学问传统的原因,妇女的人力资本价值常常得不到实现,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她们的角色表现和学术地位。

    由于主要的学术规范或学问都是男性化的,体现着男性的视角和要求,因此在高校科研领域就表现为男性一直占据绝对的特权地位,他们作为多数者群体总是无形的压制着占少数的妇女群体的参与;女性总会处于边际地位,处于“外圈”,难以跻身于以男性为中心的“内圈”。在科研领域有成就的女性极少,并不证明妇女不能对科学有同等的贡献,而是由于人们认为女性不适合于从事科学研究工作,认为女性在科研能力上不如男人。这些观念极大地阻碍了妇女对科学技术职业的选择,弱化了她们的科学事业心和自信心。

    传统的社会学问结构及观念对女性的影响可以从“女强人”这一称谓上得以证实。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生产力的发展及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女性的社会角色也发生了变迁。今天的女性身兼事业和家庭双重角色,她们走出家庭,走向社会,在竞争中施展自己的才能,实现人生的价值。现实生活中一些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女性就会被称为“女强人”。她们体现了女性从传统社会角色向现代社会角色的变迁。这种角色的变迁是与传统的女性角色模式相矛盾的,也是与社会的角色期待相矛盾的。目前社会性别角色已作为一种“定型”普遍存在于人们的观念中。这种“定型”概括说就是“男强女弱”,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这种“定型”作为衡量两性的标准。当一个刚强、果断、威严、能力强、在事业上取得成功的女性出现的时候,按照“定型”的思维方式,人们会把她看作是超出常规的女性,称之为“女强人”。“女强人”一词的产生是人们对女性角色期待的心理反映,也是人们对女性角色变迁而产生的一种心理失调,这种心理失调是社会传统观念没有彻底转变的表现。

    女性的角色意识使得她们也排斥“女强人”这一称谓,而女性的性别角色意识主要是社会因素,即后天社会生活环境和经验作用的结果。女性对自己角色的认知经历了一个由被动接受到主动遵从的过程。家庭教育中父母对男孩女孩的差别教育,对男孩女孩的希望值的差异、学校中“两性差异”的教育内容和方式、大众传媒的宣传使女性潜移默化地接受了男女有别的思想,并逐步强化了性别角色的认知。在不同的角色希望和角色规范的约束下,女性逐渐向自己的性别角色靠拢,最终获得了社会认可的性别角色,并形成了女性角色意识。女性的角色意识一旦形成就会成为一种心理定势,即男女有别、男强女弱、男优女劣、“男主外、女主内”等。这种心理定势影响着女性的思维方式、制约着女性的行为方式,使女性既不喜欢“女强人”这一称号,也不愿做女强人。男性对“女强人”的误解和偏见;女性对“女强人”的畏惧和拒绝,都是传统观念和社会心理定势造成的。表现在高校科研领域就是女性会抑制自己的探索、创造精神和竞争意识,压抑自己的科研角色表现,从而影响其人力资本价值的实现。

高校女性科研学术地位低的原因还在于女性的心理障碍――自卑、依附、缺乏竞争意识。今天,广大妇女已不仅仅在扮演家庭主妇的角色中显示自身的价值定向,而是逐步在家庭和社会两个领域里同时显示自己较高的价值。但是,旧的社会意识不可能在一定时期内全部消失,女性在几千年学问因素中形成的性别意识仍束缚着她们的精神世界,形成“女性消极的自我意识”――是指女性自我意识中自我评价的偏低倾向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态度和行为倾向,包括配角观念、自卑心理、狭隘封闭等。[6]高校的部分女教师自我评价低,对自己的能力和成功的信念不足,自觉不自觉地用传统妇女观的模式去塑造自己,“母可借子荣耀、妻可凭夫贵而荣”,认为相夫教子就是自己最大的成功。据调查显示:对近年来社会上“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说法,34.1%的人表示赞同。值得警觉的是,女性支撑该观点的比例高于男性7.1个百分点,达37.3%。[7]甚至有的科研成绩相当突出的女教师也会流露出“女不如男”的想法,有的女教师在访谈中就流露出:“科学太抽象、科研太艰苦,科研工作本身就决定了女性的科研命运。不可能做出比男性更好的科研论文”。这种消极的自我意识使女教师变得平庸和缺乏进取心,磨灭了自身潜在的智慧和创造力,主观上限制了自己的解放程度,丧失了直接参与科研学术研究的权力。

    3.女性社会交往圈较窄,抑制了其学术信息的获取,不利于女性科研工作的开展

    科研学术活动需要丰富的交流、大胆的创新。“职业活动所提供的稳定交往场域便成为社会交往的发展源泉。除生理必须时间之外,人们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职业活动场域度过的,是在与他人职业交往中度过的。”“如果职业的科层关联度高,则从工作关系拓展朋友关系的潜力就大;如果职业的市场关联度高,则由此发展朋友网络的机会就大;如果职业的两种关联度都高,就获得了发展社会网络的两种不同的业缘基础;如果职业的两种关联度都低,则社会网络缺乏业缘发展机遇。”[8]

工作经验和职业变换是人力资本增加的主要途径之一,由于女性社会交往圈较窄、选择工作的范围有限,其人力资本增加的途径受到限制,决定了她们大多数集中在技能含量较低或先前从事过的职业中,改变职业地位和社会经济地位的可能性明显少于男性。受传统性别角色定位的影响,女性的注意力和兴趣往往集中在自身以及与自己有关的事物上,自我关注较多、自我体验深刻。而很少去关注事物的内在性质、原理和发展变化的规律。自我意识的封闭狭隘性限制了女性的视野范围,对外界消息的敏感性和接纳率不高,不能将自己放在更加广阔的社会背景中审视、评价、反省、调整和改变自己,因而影响了抽象逻辑思维水平的提高,使女性学问学术交流、科研学术视野等都受到相应的限制。这些都严重地影响了高校女性良好的自我科研学术定位和创造科研学术新成果的可能性,制约了女教师个人潜能的发挥,因而导致了她们的现今科研学术地位的形成。

本文对高校科研领域女性人力资本价值实现的障碍性因素进行了分析。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传统观念的改变,家务劳动社会化的发展将为高校女性科研工作的展开及其人力资本价值的实现提供更广大的发展空间。



[1]周欣.论少数民族地区高校女性科研学术地位现状及成因[J].广西大学学报(哲社版).1998(2):77

[2]林聚任.论中国科学界的性别分化与性别隔离[J].科学学研究.2000(3):98

[3]秦晓红.论高校女教师总体素质的提高[J.湖湘论坛.20062):107

[4]林聚任.论科学家研究成果的性别分化[J].开放时代.2003(3):124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M].人民出版社,1975(4):63

[6]郭喜青.性别角色社会化与女性消极自我意识的形成[J].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1):57

[7]国家统计局.全国妇联.第二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抽样调查主要数据报告[J].2001

[8]边燕杰.城市居民社会资本的来源及作用:网络观点与调查发现[J].中国社会科学.2004(3):140

 

本文获福建省工会女职工工作理论征文一等奖


教务管理系统 | 科研管理平台 | 实验室管理系统 | 视频资源共享课 | OA办公系统 | 邮件系统 | 学工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